《这!就是街舞2》更炸更燃了,但能否出圈?|这!就是街舞2|街舞|说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5

  自2017年走亚文化小众路线的《中国有嘻哈》成功出圈后,“优爱腾”纷纷瞄上了青年亚文化这块大蛋糕,相继推出以街舞、篮球竞技、电音为主题的S级综艺。虽然北京卫视2017年的《舞力觉醒》毫无水花,但2018年优酷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、爱奇艺的《热血街舞团》播出后也轰动一时。

  在口碑上,《这!就是街舞》(豆瓣8.5分)远胜《热血街舞团》(4.7分)。《这!就是街舞》乘胜追击,并于5月18日开始播出第二季。有前作的口碑与人气铺垫,《这!就是街舞2》的热度颇高。对于第二季而言,能否延续甚至突破第一季的口碑,是首要的挑战;但更大的难题在于,能否助推街舞走出小圈层(仅仅是节目好看并不够),像嘻哈那样收获全民效应?街舞出圈的根本阻碍在哪?

  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二季海报

  节目首播当晚就放出豆瓣评分,评分一度高达9.7分

  变与不变

  《这!就是街舞2》在明星队长上做了调整,第一季是易烊千玺、罗志祥、韩庚、黄子韬四人,这一季黄子韬缺席,吴建豪加入。对于吴建豪,不少观众的印象可能依旧停留在《流星花园》,对于他取代黄子稻,一开始是有些异议的。但吴建豪在首期节目中的表现很快就打消了质疑。节目中他突出自己的舞者身份,大胆放话“他们是会跳舞的明星,我是一名舞者”。过硬的技术,以及放得开、玩得起的个性,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综艺感非常不错。

  看看吴建豪这妖娆的动作

  而易烊千玺、罗志祥、韩庚因为有第一季的经验,考核时更从容、更自信也更具方向感,没有第一季因为考核标准不统一而出现的节奏慌乱,易烊千玺终于不用纠结该怎么把发出去的毛巾收回来了。上一季只有罗志祥一开始嚷嚷冲着冠军来的,这一季每个队长都开口闭口要冠军,浓浓火药味。

  四个队长所在街道对应中国街舞文化相对发达的四个城市,上海(韩庚)、广州(罗志祥)、北京(易烊千玺)、成都(吴建豪),每一条街道各具城市特色,舞美效果让人眼前一亮。这一季四位队长各自还会有一个队徽——易烊千玺是龙,罗志祥是狮子,韩庚是狼,吴建豪是熊猫,作为他们的战斗标志,这些元素在他们代表的街道中也都有所呈现,也更加突出团队的概念。

  易烊千玺所在的北京街

  因为第一季的口碑,这一季在选手的挑选上就容易得多,选手中就有很多世界冠军,邀请到了冯正、阿牙、AC、金小根以及KOD创始人高博等在内的街舞大神。就像易烊千玺说的,整体感觉这一季选手质量比上一季要好(有些观众可能有不同意见)。选手的实力够硬,这就为比赛的精彩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世界腰王”金小根

  队长、选手属于节目组的“硬件”,节目是否好看,关键还取决于赛制这一“软件”。《这!就是街舞2》大体上延续了第一季的赛制:407名选手根据导师们的表演,选择考核队伍,分为四组;然后依次进行表演,由导师确定100位晋级的选手,进入100进49的淘汰赛。但第二季在编排和赛制上还是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,从效果上看,都挺成功的。

  比如一开始四个队长的开场大秀,四个不同街道汇向十字街口集体齐舞,又燃又炸,非常酷炫。

  开场的导师个人秀,到最后的齐舞,非常燃

  再比如这一季取消待定,队长不纠结,整个选拔节奏更快,干净利落。另外一个是,这一季每位队长的毛巾数会根据他们被选手选择的人数来进行分配,因此这一季每位队长的起始毛巾数也不尽相同;更关键的是,节目组还设置了5条公共毛巾,需队长带领各自街道舞者battle赢得。

  为赢得公共毛巾,队长带领舞者展开斗舞

  斗舞太精彩,评委老师被舞者出其不意的动作吓到了

  公共毛巾争夺战,成了海选后阶段最燃最炸的桥段,因队长带领舞者battle,音乐的随机性、五分钟的限定时间编排等,极大增强了比赛的对抗性和可看性,也充分释放了舞者的个性、彰显了他们的实力。

  总体来说,《这!就是街舞2》的首播要比上一季“好看”。

  为何出圈难

  不少人困惑的一点是:《中国有嘻哈》捧红了嘻哈,《这!就是街舞》捧红了街舞,但从肉眼就可以看出,嘻哈的后续效应要比街舞强多了,从《中国有嘻哈》走出的几个顶尖选手,如果不是自己作死的话,大多在演艺圈混得不错,唱歌的唱歌,接综艺的接综艺。相较之下,《这!就是街舞》走出的顶尖选手,在演艺圈的后续发展就相对冷清。

  街舞和说唱,本质上都属于嘻哈文化(Hip Hop)。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做过简单溯源:嘻哈文化产生自经济衰退、动荡不安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纽约,这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,有着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,800余种语言,不同文化和阶层在这里碰撞糅合。而黑人从来都是美国社会的边缘群体,他们被主流文化排斥和歧视;他们发明了Hip Hop,既是对主流的反叛,也是一种自我表达。比如为什么会有街舞?因为黑人进不去舞厅只能在街头和自己种族的人自娱自乐;为什么说唱时常常有各种粗口,这是因为他们被主流排斥,处处遭遇不公,便由此来表达反抗和不满。总之,诞生于街头的Hip Hop十分随意、自由,反叛色彩浓烈,因此深受年轻人喜欢。

  最早的街舞舞种为锁舞(Locking),在1980年代中逐渐发展成机械舞(Robot Dance),随即风靡全球。在东亚社会里,日本一度是亚洲街舞最强的国家,带有鲜明的亚洲特色,原创色彩鲜明;而韩国的街舞,是其韩流的一部分,反叛色彩消失,成了一种纯粹的流行文化。因为种种原因,整体上说,当前国内的街舞风格也偏向于纯粹的流行符号;虽然call out和battle保留着那么一丝丝不服来战的意味,但最终还是要回到love and peace的和谐中。

  现在连街舞都要love and peace

  这让街舞更“安全”了,也能够为主流文化所接纳,但街舞为此付出的代价是,当它失去了反叛等情绪寄托的功能,而纯粹成为一种流行符号时,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传播。尤其是相较于说唱,街舞的接受与传播都有更高的门槛,更加注定了它的小众命运。

  相较于音乐,包括街舞在内的各类舞蹈,都存在这一问题。稍微回顾下国内舞蹈类综艺的发展史就不难明白这一点。从1999年央视的《舞蹈世界》,到2006年东方卫视的《舞林大会》(节目播至2012年,共五季),2013年东方卫视的《舞林争霸》,2013年央视的《舞出我人生》,2014年东方卫视的《与星共舞》,2018年东方卫视的《新舞林大会》:这些舞蹈类综艺收视率都非常理想,观众挺爱看,但从节目出圈的舞者,几乎没有,节目播完热度就完了。对照下各类歌唱类的选秀、竞技综艺,一举成名的不胜枚举。

  症结在于:音乐类综艺具有长尾效应,但舞蹈类综艺几乎没有。

  所谓长尾效应,可以用一个正态曲线来表示。曲线中间的突起部分叫“头”;两边相对平缓的部分叫“尾”。从人们需求的角度来看,大多数的需求会集中在头部,而分布在尾部的需求是个性化的、零散的小量的需求,它们在需求曲线上面形成一条长长的“尾巴”。乍一看,好像赢得了头部,就赢得了市场,但长尾效应告诉我们,并不是如此,将所有尾部市场累加起来就会形成一个比头部市场还大的市场。

  什么意思呢?我们来看一组嘻哈之城提供的数据:2017年《中国有嘻哈》大热之前,中国街舞活动的数量一直是说唱的2-3倍,即使在说唱成为全民热点后,活动热度也仍旧是街舞更胜一筹。就行业里的从业人员、活动热度、培训市场来看,街舞在头部市场上是胜于说唱的。

  但为什么街舞的大众化远不及说唱?秘密就在于长尾效应。很多哪怕不懂说唱的人,也会听说唱音乐,说唱的流行化程度非常高(比如美国音乐市场的主流就是嘻哈,比如说唱与其他音乐类型可以轻易打通和融合),听众接触说唱几乎是零成本、零门槛。

  反之,街舞与大众市场的距离比较遥远。要听说唱随时随地,但平日里大众很少会主动去检索街舞视频;听众哪怕不会说唱,也很容易被旋律、被歌词打动,但若缺乏足够的科普,门外汉压根不知道街舞想表达的是什么;舞者的面向狭窄,哪怕是成名的街舞选手,去向也多是小圈子里的演出、教课、比赛、给明星编舞,失去长尾效应,他们难以抵达大众。

  街舞有强烈的形式美感,但观众不易洞悉舞蹈所要表达的意思

  因此上一季《这!就是街舞》总决赛时,易烊千玺才这么说:“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冠军是韩宇,但是真正受益的,还是街舞本身。”的确如此,节目的火爆带动了街舞培训的火爆,有更多孩子了解街舞、学习街舞、热爱街舞,行业整体受益了,但街舞本质上未出圈,顶尖街舞选手的天花板非常明显。

  街舞本身的天花板,也成了《这!就是街舞2》本身的天花板。

  出圈的可能

  《这!就是街舞1》好看,但也就是好看,《这!就是街舞2》依旧挺好看,并且节目组做了改良,细节处理得更好。这时,节目组的定位就很关键了:它是想做一个好看的节目,还是有更宏大的野心,在好看的基础上成就一个爆款节目,打通街舞的大众化梗阻?

  《这!就是街舞2》有所尝试。节目组在互动性方面发力,同步发起“全民皆舞”的活动,号召全国的街舞爱好者秀出自己跳舞的视频,线上票选最高的素人跳舞视频,将加入到节目的正片放送中。“全民皆舞”,是激发长尾效应的一个举措,让节目的热度延续到节目外,战火从节目中的舞者蔓延到全国的街舞爱好者,以此扩大声势。

  节目最后发起“全民皆舞”活动,但门槛还是挺高,大多数人都不懂得跳街舞

  坦白地说,这一举措的效应还是要被打上一个问号,虽然说是“全民皆舞”,但本质上还是局限于街舞爱好者这一头部,与我等不会跳街舞的吃瓜群众关系并不大。《这!就是街舞2》在出圈上的作为,还是比较有限——虽然也不是节目组不想作为,而是真的太难。如果没有解决街舞大众化这一难题(节目组应该在这方面多花些心思),那么节目的热度也只能局限于圈层内部。

  或许这就是一个纯粹流行符号的宿命,当它与社会的某些情绪脱离时,它就属于精彩但边缘、小众的事物。《这!就是街舞2》仍旧仅凭好看创造奇迹?姑且观望吧。